歐亞研究|畢洪業:一紙停火協議難解亞阿“死結”

2020-10-12 來源 : 瀏覽數:


俄羅斯、阿塞拜疆、亞美尼亞三國外長10日發表聲明説,阿塞拜疆和亞美尼亞達成在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納卡)地區停火的協議。雖然此次在俄羅斯的調停下,亞阿達成停火協議,但由於兩國在民族、領土主權等問題上積怨甚深,停火協議具有脆弱性。

     
近日,國際局勢中最大的熱點之一就是阿塞拜疆和亞美尼亞圍繞納卡地區爆發的大規模軍事衝突。自9月27日衝突爆發以來,雙方衝突持續升級,動用了坦克、火箭炮、火炮等重武器,以及戰機和無人機,造成人員重大傷亡。


納卡衝突背後是俄土矛盾的再次“攤牌”      


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區面積0.44萬平方公里,居民以亞美尼亞人為主。在蘇聯成立後,納卡地區作為自治州成為阿塞拜疆共和國的一部分。蘇聯解體後,大規模的民族衝突引發了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關於該地區的戰爭,最終,阿塞拜疆失去了對納卡的控制。

     
1994年5月初,俄羅斯召集阿、亞兩國和納卡的代表在比什凱克舉行談判。根據幾次談判達成的協議,衝突各方實現了全面停火,實際控制線成為納卡地區之後的邊界,由亞美尼亞出面保護,阿塞拜疆則喪失了對納卡以及7個周邊地區的全部或部分控制權。
      
納卡衝突和經濟上的脆弱性迫使亞美尼亞積極謀求與莫斯科建立密切關係。目前,亞美尼亞是俄羅斯在高加索地區最可靠的戰略伙伴,同樣,埃裏温還無法找到另一個比莫斯科更可靠的支持者,其在安全和能源上對俄羅斯存在着嚴重依賴。通過與亞美尼亞的戰略結盟,俄羅斯維持着在高加索的戰略存在,而亞美尼亞也藉助俄羅斯的支持在與阿塞拜疆的長期領土爭端中佔有優勢。

     
由於俄羅斯在納卡問題上支持亞美尼亞,阿塞拜疆只能向外尋求地緣政治依靠。由於“亞美尼亞大屠殺”事件,土耳其與亞美尼亞長期不睦,再加上所謂共同的突厥族認同和對裏海油氣資源的關注,在圍繞納卡領土爭端中,土耳其選擇公開支持阿塞拜疆,並從1993年起在亞土邊境設置了封鎖線。
      
在與亞美尼亞的建交談判中,土耳其把亞美尼亞從納卡地區撤軍以及將與納卡毗鄰的領土歸還給阿塞拜疆作為前提條件。土耳其還向阿塞拜疆提供武器,此外,《土阿戰略伙伴和互助條約》使兩國關係具有了軍事政治同盟性質。

     
在這種背景下,2014年8月和2016年4月納卡地區衝突再次升級,雙方都出現了嚴重傷亡,最後在普京總統的調停下才暫時得以緩解。2016年年中以來,俄土關係迅速回暖,雙方在敍利亞問題上保持着合作與協調,還在天然氣及核能領域取得了突破。
      
但自2018年以來,俄羅斯與土耳其在地區熱點上的分歧日益增大,進入2020年,阿塞拜疆和亞美尼亞圍繞納卡問題衝突一再升級,背後是俄土矛盾和分歧的再一次“攤牌”。在最近的幾年中,土耳其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令俄羅斯感到擔憂,大有於中東、北非之外,在外高加索開闢第三戰場的架勢。

     
在今年7月上旬阿亞爆發衝突後,土耳其與阿塞拜疆軍隊在阿進行了聯合軍事演習,表達了對阿塞拜疆的堅定支持。在今年8月初參加完聯合軍演後,土耳其在阿留下了一部分軍事人員,雙方就建立土耳其軍事基地的問題進行接觸。在此次大規模軍事衝突中,土耳其強勢宣佈支持阿塞拜疆,阿國防部甚至宣稱有能力對亞美尼亞核電站發動導彈攻擊。
      
這對亞美尼亞甚至俄羅斯都是極大的刺激和挑戰。在阿亞衝突升級的同時,普京7月中旬突然下令,以區域演習的形式對西部軍區、南部軍區部隊進行突擊檢查,給阿塞拜疆造成壓力。隨後,俄羅斯聯合亞美尼亞等國自9月21日到9月26日在俄南部舉行“高加索-2020”大規模軍事演習。

     
停火有助緩和局勢,納卡問題難有實質進展  

    
至此,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的擦槍走火已成為一種必然。最終,就在俄羅斯倡導的多國高加索軍事演習剛結束,阿塞拜疆與亞美尼亞就爆發了大規模衝突,傷亡慘重。在克里姆林宮呼籲停止軍事行動的同時,土耳其則嚴厲譴責亞美尼亞發動襲擊,並協助阿塞拜疆作戰。
      
鑑於戰事不斷擴大,俄羅斯、美國及法國外長髮表聯合聲明,呼籲立即停火。在這種背景下,阿、亞都難以承擔全面開戰的風險,陷入僵局的戰事只會繼續增加傷亡,而且大規模衝突已經造成了巨大人員傷亡。

     
所以,像以前一樣接受俄羅斯的斡旋,達成停火協議是雙方暫時都能接受的。在亞美尼亞方面,儘管俄羅斯是其盟友,但莫斯科對近年來埃裏温新領導層的內外政策很是失望。由此,俄羅斯此前在衝突中的中立立場可以看作是對亞美尼亞前一階段政策的一種懲罰,而在衝突中處於劣勢的亞美尼亞不僅國力難以支撐長期戰爭,如果失去了俄羅斯的支持,其在納卡的原有優勢局面將很快不再,所以,只能接受俄羅斯調停建議。
      
在阿塞拜疆方面,7月以來的衝突與轉移由於國際能源價格暴跌導致的經濟危機和國內示威抗議也有一定的關聯性,其也難以承受全面開戰的風險。阿塞拜疆方面很清楚,軍事手段不可能徹底解決納卡問題,目前戰事陷入僵局,而在自己暫時處於優勢的情況下適時收手,把戰場優勢轉變成談判優勢才是最好的結果。同時,土耳其的力挺也使阿塞拜疆更加強硬,而且巴庫也希望其近年在與歐盟、北約關係疏遠及在對歐亞經濟聯盟立場上偏向莫斯科而得到俄羅斯在自己的核心關切問題上給予回報。

     
在俄羅斯的調停下,停火協議有利於緩和局勢和善後,但納卡問題的解決難有實質性進展。儘管阿塞拜疆在戰場上取得主動,但考慮到亞美尼亞內部政治局勢,其也很難在談判桌上再作讓步,雙方在短期內仍難以達成解決衝突的具體方案。不可否認,俄羅斯仍是納卡問題的重要協調人,但在土耳其的強力介入之下,阿塞拜疆和亞美尼亞的停火具有脆弱性,隨時都會被打破,更別説徹底解決納卡問題。



作者:

畢洪業,上海外國語大學俄羅斯東歐中亞學院教授、華東師範大學俄羅斯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

出處:

本文原載於《文匯報》2020年10月12日。


本資訊不代表平台觀點



排版|史麗娜
審核|李舒瑩

編輯:

地址:中國上海市松江區文翔路1550號(201620)

聯繫我們:55039515@qq.com 滬ICP備05051495號